Advertisements

女星家中保母懷孕「另請人照顧薪水照發」當作一家人 2次婚姻失敗「為醫治子放棄事業」路人心疼她憔悴

大陸老字號節目《綜藝大觀》,當年紅遍大江南北,主持人倪萍主持該節目多年,深受觀眾的喜愛,

倪萍曾是「央視一姐」,倪萍和董卿是好朋友,董卿才到央視的時候,倪萍非常賞識她,對她多方照顧,多年以後,董卿對倪萍的知遇之恩一直念念不忘。

在20多年前,倪萍就是「國民女神」般的存在,在她當主持人的十年期間,多次獲獎,除了做主持人,倪萍也參演過很多戲劇,她演出的作品也多次獲獎。

董卿曾這樣評價倪萍:「曾經,我也像你們一樣,坐在電視機前,認認真真地,安安靜靜的看著她。」

Advertisements

沒錯,多年前,倪萍端莊的形象,動人的主持風格,早已深入人心,她被導演稱為舞台的定海神針。

倪萍有豐富的舞台主持經驗,只要有倪萍在,再突發的事件也不怕。曾經有一次,晚會上出現3分鐘空白事故,事情太突然了,導演不知該怎麼辦才好,倪萍當時急中生智,她淡定地和觀眾閒話家常,在談笑聲中輕而易舉地把事情圓滿解決。

後來,因為兒子生病,倪萍不得不離開心愛的舞台。

Advertisements


倪萍兒子

那是在2004年,當時倪萍正準備籌拍節目,她突然收到兒子重病的通知。

正當倪萍高高興興地籌拍時,她接到兒子重病的通知,她當時只感覺眼前一陣發黑,但是她很快鎮定下來。

倪萍知道自己擔負著籌拍任務,為了不辜負萬眾矚目的期待,倪萍還是強顏歡笑地走上了舞台,她必須把快樂帶給觀眾。

倪萍覺得自己主持多年,很多觀眾一直陪著她,她不能讓自己的心情影響觀眾的情緒,不能讓觀眾看到她的淚水。

那一晚,倪萍一個人默默吞下內心的苦澀,人們看到倪萍在台上笑顏如花,其實她的心裡早已翻江倒海,萬箭穿心了。

Advertisements

倪萍離開了堅守13年的舞台,帶著兒子走上了艱難的求醫之路。

倪萍的事業如日中天,但她的感情生活卻一波三折。

倪萍的第一段婚姻,因為兩地分居最後離婚了。倪萍再婚後生了兒子,那時候倪萍已經40歲了,生了兒子以後,她和丈夫都非常開心,可是這種快樂沒有多久就被打破了,兒子在11個月的時候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白內障,如果不及時治療,病情加重有可能終生看不到,甚至危及生命。

這個消息如晴天霹靂,把一向堅強的倪萍差點擊垮,但是她明白自己是孩子的母親,是孩子生命的依靠,無論如何都不能倒下。

倪萍的丈夫,最終承受不住兒子患病的壓力和倪萍離婚,倪萍只好自己帶著兒子,遠赴美國為兒子求醫問藥。

倪萍那時候最怕醫生找她談話,她怕從醫生口中聽到孩子不好的消息。

Advertisements

我們都知道,醫院是一個無底洞。倪萍雖有一些積蓄,但是給兒子治病要花費很多錢,那時候為了籌錢給兒子治病,她也四處借錢,為了賺錢她什麼工作都接,只要薪酬比中美往返的機票高,她就會奔波著回來賺錢,然後再返回美國給兒子繼續治病。

為了省錢,倪萍只好帶著兒子住在美國朋友的舊房子裡,最艱難的時候,身為媽媽的她只吃孩子吃剩的食物。

那時候,倪萍最耽心兒子的病情加重,她隨時都害怕失去兒子,那種恐懼一直籠罩著她,有時候倪萍整夜睡不著覺,她坐在客廳裡不停的吞雲吐霧,眼淚會不由自主的留下來。

Advertisements

為了給兒子治病,倪萍放棄了如日中天的事業,捨棄了花團錦簇的榮耀,但是這些和兒子的生命和健康相比,兒子才是最重要的,通過多年的醫治,兒子終於恢復健康。

Advertisements

觀眾心中的倪萍

倪萍在一次綜藝節目上說過,有一次她去菜市場,被一個賣魚的大姐認出來了,那個賣魚的大姐抬頭認出是倪萍,當時眼淚就流下來了,她問倪萍:「你怎麼變成這樣了?生活的不好嗎?」

因為當年的倪萍年輕靚麗,但是為了給兒子治療,多年的操勞奔波讓倪萍變得憔悴蒼老。

那一刻倪萍非常感動,她覺得賣魚的大姐和自己非親非故,卻能這樣關心自己,倪萍知道自己雖然離開舞台,但是觀眾心並沒有把她忘記。

Advertisements

賣魚大姐對倪萍說:「我的魚賣給你,一斤少收五元」。

倪萍急忙擺手,她對賣魚大姐說:「我生活得很好,沒關係的,我照價付款,你賣給多別人多少錢,我付多少錢。」

倪萍覺得賣魚的大姐生活也不容易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酸。


倪萍家44歲的保姆

倪萍兒子的病好了以後,她的生活又恢復了正常,她請了一個保姆,那個保姆是安徽人。

有一次保姆請了12天假回家,回來後保姆對倪萍說:「姐姐,我懷孕了」。

倪萍馬上說到:「好事,你在我家保胎,不準回老家,我家條件好,各種營養品隨你吃,牛奶水果自然不用說了,海參也隨你吃。我再請一個保姆,這個保姆是專門照顧你的,你這個年紀懷孕不容易,必須要保胎,你一個月4000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1萬6千多元)的薪水我照發」。

倪萍家的保姆已經44歲了,但一直沒有自己的孩子,之前懷孕兩次都流掉了,現在她是高危險孕婦。

倪萍發動各種關係,在一個禮拜之內又請來一位保姆。

懷孕的保姆叫松子,她在倪萍家待得久了,兩個人有了感情,彼此間像親人一樣,松子聽倪萍這樣對她,心裡十分感動。

從保姆懷孕以後,她愛吃什麼倪萍家這頓飯就做什麼。

倪萍又對保姆說:「你在我家養胎,最主要的是如果發生意外,我能為你馬上聯繫最好的醫生,但是在養胎期間也要適當活動,擦擦桌子,掃掃屋子、地板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適當鍛煉有益胎兒。再說,如果你什麼不做,你拿4000元人民幣(約新台幣1萬6千多元)也不甘心。」

五個月以後,倪萍媽媽對倪萍說:「鄰居都說,你讓一個挺著大肚的孕婦給你做保姆」。

倪萍一聽這話,急忙對母親說:「我家裡一共三個人,就有兩個保姆,到底誰伺候誰呀?我對松子什麼樣,她心裡最清楚,我心裡最清楚。再說,女人懷孕五個月之前肚子也不大呀,也不能算是挺著肚子吧。」

但是倪萍媽媽又說了一句話:「你這樣做是好心,讓保姆在你家享受最好的保胎條件,但是懷孕的女人,有時候更需要丈夫的疼愛,比如讓丈夫摸摸頭,揉揉腳,這種溫暖你是不能給她的」。

倪萍是個非常明事理的人,她覺得母親的話有道理,於是她對松子說:「你是在我家裡享受最好的保胎條件,還是想回到家裡讓老公貼身照顧你呢?」

松子哭了,她給丈夫打了一個電話,最後決定回家去。

松子回家以後,和倪萍依然保持著聯繫,後來她生下一個健康男嬰。

倪萍知道這個消息以後,非常高興,從此得以看出,倪萍是一個大愛之人,不只甘願為了自己的孩子離開舞台,身邊的保母更被她視為家人。


也祝福待人如此厚道的她,未來一切順利!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