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母親放棄私奔!苦等愛人至32歲 她初心不改,愛人事業有成卻早已成家

初戀這東西很好也很壞。好的是,它在我們最青春美好的年紀遇上了讓你怦然心動的人,不好的是,我們往往會失去那個人。人們時常說著愛而不得,時常將成長定位為愛情與夢想落寞的元兇。


Advertisements

她是大資本家的掌上明珠,秀外慧中,精明能幹。他是海外歸來的青年才子,氣宇軒昂,見多識廣。那一年,他們相遇、相識、相愛,滿以為有情人終成眷屬,不料地位身份的雲泥之別,使他們無法走到一起。許下山盟海誓,他奔赴前程,她在閨中漫長等待。

7年之後,他事業有成,高官厚祿,萬人矚目。她初心不改,苦苦等待,熬成剩女。她以為所有的艱辛在此刻都得到了圓滿,等著他來找她,做他最美麗的新娘。豈止他的身邊早已經有了一位如花美眷,伉儷情深,羨煞旁人。


Advertisements

當年的宋子文還是一個愣頭青年,剛從海外留學歸來,在盛家的公司裡上班。他工作負責,每天都要向老闆盛老四回報工作。可是盛四是一個不成器的人,對工作上不心,只喜歡躺著抽大煙。宋子文在公司找不到盛四,就追到公館裡來。


早上八點準時出現在盛家的客廳。那時候,盛四還在床上呼呼大睡,他夜生活豐富,跳舞、麻將,玩到通宵,第二天就躲在家裡補睡,往往睡到下午才睡眼惺忪地起來。因此,宋子文總要乾等一整天。時間久了,盛家的人也感覺不好意思,盛四乾脆讓宋子文擔任盛愛頤的英文教師,這樣他就不用無所事事等候了。


盛愛頤美麗大方,宋子文對她一見傾心。他極具才華,口才很好,又從國外回來,經常給盛愛頤講訴大洋彼岸的風土人情,講得生動活潑、令人神往。盛愛頤沒有出國過,很快被他的學識淵博唬住了。漸漸的,他們的眼中有了一絲絲涌動的情愫。宋子文問她想嫁一個什麼樣的人,盛愛頤毫不避諱地直言你就是我想嫁的人。這讓宋子文欣喜若狂。

Advertisements


然而,他們的戀情傳到了盛家當家人庄夫人的耳中,庄夫人本來對宋子文這個才子是欣賞的,覺得他年輕有為,辦事雷厲風行,比自己的老四強多了。可是一說到婚嫁,庄夫人就不願意了。盛家地位煊赫,宋家卻十分卑微。宋母從前在盛家當養娘,宋大小姐曾在盛家當英文教師,都是下人。盛家要講究門第,宋家如何配得起呢?

為了斬斷他們的私情,盛四在庄夫人的授意下將宋子文調到外地工作。可是,他們已經山盟海誓,距離哪裡能夠阻隔得了?宋子文經常回到上海找盛愛頤,兩個偷偷地出去約會。

Advertisements

1923年,孫中山在廣州重建革命政權,需要人才。宋慶齡引薦了自己的弟弟宋子文。千載難逢的機會來了,他不想放棄。可是他知道此去必定要歷經多年,一時半緩肯定回不來,他想帶盛愛頤一起走。


Advertisements

宋子文覺得如果庄夫人不願意也沒有關係,只要盛愛頤自己願意,他們就私奔去廣州。在他們宋家,這是有先例的。當年宋慶齡就是不顧一切私奔到日本跟孫中山結婚。宋子文認為這條路是可行的。

但是盛愛頤畢竟不是宋慶齡,也沒有宋慶齡的膽量和勇氣。她是金枝玉葉,從小長在高門大院,過著富足的生活。而且她一直是母親的得力助手,母親有什麼事都是靠著她去周旋解決。如果自己跟著宋子文離開,母親怎麼辦?


盛愛頤雖然深愛宋子文,可是要讓她拋棄母親,跟他千裡迢迢遠赴廣州,她卻做不到。臨別前,她送了宋子文一把金葉子,既算是定情信物,也算是給當時窮酸的宋子文做路費,她告訴宋子文,會一直等他回來。宋子文對盛愛頤的選擇無比失望,但是他理解盛愛頤的心情,只好獨自一個悻悻地去了廣州。

Advertisements

宋子文走後,跟著孫中山開始忙碌的工作。漸漸地就把盛愛頤忘記了。後來他遇上了富商的女兒張樂怡,她知書達理、英文流利,是張家對外交際的得力翻譯。兩人很快就墜入愛河,不久喜結連理。而這時,盛愛頤仍在上海苦苦等候,家裡人為她介紹不少門當戶對的男子,她都斷然拒絕,她始終堅信宋子文不會食言,他一定會回來娶她的。


Advertisements

多年以後,宋子文已是民國的財政部長,榮歸故裡。盛愛頤滿腔歡喜,此時她已經32歲,算是個大齡剩女。不料,報紙上登著宋子文的身邊還有一位風情萬種的女子,那是他的妻子。如遭晴天霹靂,盛愛頤大病一場,幾個月起不來床。多年的等待,換來的竟是這個不堪的結局,海誓山盟,如此不堪一擊,怎麼不叫盛愛頤痛苦萬分。

愛有多深,恨就有很深。盛愛頤一怒之下,嫁給了自己不愛的表哥。從此跟宋子文恩斷義絕。宋子文得知盛愛頤這麼多年一直在苦等他後,也是很感動,不過他已經沒有回頭路。他想去看盛愛頤,哪怕以一個朋友的身份也好。不過盛愛頤根本不會搭理她。她是一個驕傲的人,如今盛家早已不是當年的煊赫之家,而宋家卻崛起成為中國的一顆閃亮的明星,她可不願去巴結人家。

但是雖然她一直保持高貴的頭顱,可是盛家的其他人卻不是這樣。他們知道宋子文很渴望見到盛愛頤,於是就偷偷安排了一個宴會,叫盛愛頤過來吃飯,當然事先並沒有告訴盛愛頤有宋子文在場。盛愛頤高高興興地去了,到了那裡才看到宋子文也在場,她馬上就拉下臉來,甩給他一句:「我丈夫還在家裡等我呢!」就絕情離去,留下宋子文無比尷尬地站在那裡。


後來,宋子文離開大陸,他拜託自己的姐姐照顧盛愛頤,終其一生,他都沒放下過盛愛頤。

那一年,盛愛頤的一個錯誤的決定導致兩個人一生錯過。然而,他們卻在心中把彼此記掛了一輩子,至死都無法忘懷。這樣的愛戀,也算是刻骨銘心了。

不知道盛愛頤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是否後悔當年的決定恩?如果她能夠再勇敢那麼一點點,也許結局就不一樣了。不過,緣分的事情是很難說的,這就是他們各自的命運吧。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