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老太救了只白狐「白狐卻說她會窮五代」 老太靈機一動「從此不缺錢花」

王大娘是村裡的老師,她的丈夫幾年前就沒了,她和兒子住在一起。兒子長大後,也跟隨母親的腳步,成為了一名教師,幾年前他剛結婚生子。當老師的工資不多,王大娘的兒子成家後辭職了,開始經商,他很注重生意上的運氣。

兒子賺了又虧,虧了又賺,家裡的積蓄總是不多不少,剛好兩萬。這天王大娘去井裡打水,卻發現一隻白狐,被困在不遠處,它的尾巴被一塊大石頭壓住了。王大娘見白狐苦苦掙紮,便救出了白狐。白狐很感謝王大娘救了它的命。

王大娘對白狐說:你快回山中去吧。白狐似乎能聽懂似的,兩眼閃著淚光軲轆軲轆地轉著,隨後匆匆向山中走去,偶爾回頭看看王大娘。白狐突然跑回來對王大娘說:恩人,謝謝你救了我的命。為了報答你,我會告訴你一個秘密。你和你的子孫後代都是長命百歲的人,但是你們很窮,會窮五代人,手裡永遠只有兩萬元錢。

Advertisements

白狐一說完就不見了。王大娘看著白狐直到沒了蹤影,才依依不捨地轉過頭走進破屋中。王大娘聽了白白狐的話,感覺不太好。她哀歎她的家人為什麼受苦受難。當她回家時,他把這件事告訴了家人。家人不相信她,認為王大娘肯定是做了一個夢。

王大娘看著這些年輕的一代,恨鐵不成鋼。突然,她靈機一動,想出一個好主意來解決這個難題。王大娘把家裡剩下的兩萬元錢拿出來,到城裡買了很多東西,買了很多她平時捨不得買的東西。

Advertisements

兒子見到王大娘時非常難過,因為王大娘把家裡的錢都花完了。王大娘給兒子一張彩票,說:我已經花了兩萬元了。小心點保管這張彩票。我想看看那條白狐是不是騙了我。

第二天,彩票真的中獎了,中了兩萬元。王大娘的兒子和兒媳,開始相信王大娘說的話是真的。於是他們每次有錢都把錢花光了,然後拿去買彩票,又中了兩萬,他們再也不缺錢了,過著幸福的生活。動物都懂得報恩,可惜人性啊有時候連一隻動物都比不上。


註:故事純屬虛構!

美得像童話!她從母鹿嘴裡救下一隻小鹿,三年間意外收到「鹿的報恩」

長大後的我們都在懷念童年的時光,因為童年充滿著童趣和童真,天真無邪,無憂無慮!


曾幾何時,童年被《小鹿斑比》虐哭的我們對這種長著水汪汪大眼睛的小動物,總是有一種由衷的憐愛之情。


故事裡的斑比失去了媽媽,孤身一鹿與高貴冷峻的父親踏上了成長的旅途。

當我們還在腦補失去母親的幼年斑比,該對這個世界有多麼恐懼時,一位居住在英國鄉下的姑娘,卻救下了一隻真正的「斑比」。


24歲的Hervey Bathurst生在美麗的英國漢普郡巴辛斯托克,漢普郡的一半都被國家公園的山川和河流覆蓋,有著簡奧斯汀筆下溝溝壑壑的丘陵和廣袤的綠草坪。

她家裡經營著牧場,農舍的院子很大,經常會光顧一些周圍山上的小動物。


三年前的春天,英國南部的天氣剛剛暖和了一點點。

Hervey在農舍外聽到了一些雜亂的聲音,父親和她打算出去看看發生了什麼。

在空曠的草坪上,一團小傢伙無力地躺在地上。旁邊不遠處是一隻怒氣沖沖的母鹿。


似乎,小傢伙的母親沒有找到一個生產的好位置。根據Hervey家的牧場有兩支鹿群,均有自己的領地。而這隻小傢伙被生在了一塊有爭議的草坪上。

鹿群中的一隻母鹿氣勢洶洶的闖過來,生產完不久還在休整的鹿媽媽遭到了攻擊,牠也因此倉皇而逃。留下了甚至眼睛都沒完全睜開,還不會站立的幼崽。


就在父親和Hervey的注視下,領地被侵犯的母鹿即將發起第二次攻擊。而這次的目標則是無法移動的小鹿。

Hervey和爸爸遠遠地看著,他們不能阻止鹿群的爭鬥,這是大自然再正常不過的事,Hervey只能在內心祈求著小鹿活下去。


眨眼間,母鹿撞向小鹿,小傢伙被重重一擊。幸運的是,襲擊牠的母鹿似乎因為其他事情被分擔了注意力,在可憐的幼崽沒有動靜後便揚長而去。

Hervey和爸爸跑到跟前時,這隻才見到天日不久的小鹿看上去就像去世了一樣。牠一動不動地任Hervey的爸爸把牠裹進小毯子。父親說牠還有呼吸,如果扔在外面一定撐不過今晚。


實在是太可憐了,Hervey央求父親收養小鹿,至少讓牠度過危險期再送回野外也好,這樣應該不算是破壞自然地法則吧?

也許人類最寶貴的東西就是超越許多動物的同情心,父女倆最終收留了小傢伙,並暫時給牠起名為「Inchy」。因為牠那時太小了,彷彿就只有幾英寸(inch)的樣子。


也因為Inchy獲救時非常小,雖然農場裡的稻草很多,但牠的體溫調節能力太弱,不能獨自睡在窩棚裡。


Hervey在家裡的廚房給Inchy用毛毯和柵欄搭了一個「嬰兒床」,晚上牠可以靠近暖氣睡的舒服一些。畢竟沒有了媽媽溫暖的肚皮,這是牠唯一可以指望的東西。

Inchy恢復的還算快,不久後已經能像同齡的幼崽一樣顫顫巍巍地站起來了。只是開始時牠怯生生的,聽到水龍頭打開的水聲都會被嚇的亂跑。


好在Hervey非常有耐心,出生在牧場的她從小就和動物相處,很明白餵養動物需要一點一滴的互相信賴,既然是她提議要收養小鹿,她就會自己負責好Inchy的起居。

她一天會給小傢伙喂四次羊奶,陪她在外面散散步(還要帶上狗狗的牽引繩才行)。



Hervey有時也忙著上學,一星期才能回來一次。Inchy除了跟著Hervey的父親,還又認了一個新的「媽媽」。

家裡的獵狐犬把Inchy當成了自己的狗子,幫牠梳毛,Inchy吃完東西,狗媽媽還會舔牠的肚子幫小鹿消化。


當Inchy在花園裡亂跑時,狗媽媽永遠如影隨形,有了牠的注視,Hervey上學時也安心了很多。


也許是和狗狗生活了太久,Inchy也有點小狗的性格。每當送快遞的車停在小院門口時,Inchy就像一隻熱情的哈士奇,跑到這些拿著盒子的人類面前。如果你願意,牠還會給你一個親親。


牠是個粘人的小傢伙,尤其喜歡跟著Hervey的屁股後面,即使是蹄子還很軟的時候,走一步跌一跤也樂此不疲。


Inchy在這個溫暖的人類家庭中成長迅速,四個月大時,牠已經是一個需要更大活動空間,可以吃草料的鹿崽了。

Hervey試圖培養Inchy的野外生存能力,並讓牠與鹿群們多多交流。當牠第一次被送到鹿群身邊時,小傢伙渾身發抖,看上去非常害怕。


但這一次,牠的出現沒有再受到同類的攻擊。鹿群們接受了牠走近自己身邊吃草,這裡面也包括牠的母親,牠也重新接納了Inchy。

現在這個小傢伙要擁有三個媽媽了~


Inchy的媽媽

每天,Hervey父女會將Inchy放出去一會,讓牠逐漸適應野外的環境,一切都很好。但這也意味著牠很快就不再需要Hervey一家了,離別也會在不遠的未來到來。

夏天,Inchy已經褪去了稚氣,變成了一隻漂亮的小公鹿。牠很享受回到鹿群中的感覺,Hervey也知道那才是牠應該待在的地方。


一個安靜的午後,Hervey看著Inchy隨著鹿群們跑向草地遠處的背影慢慢縮小,她想著小Inchy應該不會回來了吧?牧場很大,就算是偶然能碰見,也要等到很久之後了吧...


說不難過是騙人的,但就像當初無法阻止鹿群打架一樣,Hervey深知讓屬於大自然的生靈也應當回歸大自然,這才是自己該做的事。

她繼續回大學攻讀法律學位,一周或更久回一次家,令她沒有想到的是Ichcy並沒有忘記在她身邊的日子。


一次當她回到家過周末,幫著父親檢查牧場時,她碰見了一群鹿兒。其中一隻已經長出小角的,她一眼就認出了是Inchy。

「能這樣遠遠看看牠也挺好的。」

只是這樣想完,Inchy就從鹿群裡掙扎著逆行出來,遠遠地,從平坦的草坪上一路朝她奔跑。


牠跑過來拱Hervey的褲子,還與一同前來的狗媽媽互相蹭了蹭腦袋。

Hervey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她蹲下給了Inchy一個抱抱和親吻。

「謝謝你還記得我們。」



那天下午,Inchy和牠的昔日夥伴們玩耍了很久,直到太陽快落山,Inchy好像望了望遠處晃動的小黑點,那是牠的鹿群。牠轉身跑開,再次消失在Hervey的視野裡。

這樣的場景Hervey以為只會發生一次,但事實上,在今後的3年中。每隔一段時間,Inchy就會默默脫離鹿群,隨著氣味和記憶找到經常能遇到Hervey的地方。


牧場很大,有時牠要翻過小山丘。有時牠很幸運,當Hervey的爸爸忘記關掉柵欄,牠甚至能直接找到牠曾經住過廚房的那間小房子。


如果Hervey在家,Inchy會想和她或狗媽媽玩一會,甚至會撒嬌地討要一顆在草場吃不到的青蘋果。

春天,夏天,秋天,冬天,牠隔一陣子總會回來看看,然後再次回到鹿群。





三年中都是如此,Hervey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再見面,但想到到草場的另一頭,有一隻大自然的小精靈在想念她,世界就又美麗得像一部童話....


在《小鹿斑比》的電影最後,斑比和父親站在山巒上,遠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們玩耍的場景。牠的父親默默轉身,消失在叢林中。長大後的斑比不再需要遙望父親的背影,他已是一名獨當一面的強者。



Hervey知道,也許在未來的某天,Inchy也不會再穿過鹿群尋找她的身影。但不會褪色的,將是那些曾經美麗的回憶....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