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夢幻生活!獨生夫妻田中央蓋房「接雙方父母一起住」 一家七口生活全靠大聲呼喊

設計師程方和老公小吳

都是在杭州城里長大的80後獨生子女,

上有4位老人,下有一個兩歲的兒子,

到了周末和假日,

夫妻倆平時不僅要兩頭跑,

還會常常因為小孩給哪邊老人養,產生小矛盾。

2017年初,

他們在浙江嘉興北部的一個小村子裡,

蓋了一棟60多坪的房子,

緊鄰著一片金色的稻田和一條大河,

更重要的是,每逢節假日,

全家七口人可以在這兒一起住。


Advertisements




程方的公公在這裡長大,

回到老家後,每天都跟老鄰居聊天喝茶;

婆婆腿腳不便,

程方便在一樓特地設計了臥室和茶室;

離開了局促的城市公寓,

Advertisements

兒子也能在鄉野裡享受童年……

一家人在這裡親密互動,

活出了獨生子女的理想人生。

程方自述:

我是一個室內設計師,這是第一次給全家人七口人蓋房子:我的爸爸媽媽、公公婆婆、老公、和兒子。這樣的經歷,可能一輩子也就這一次。

Advertisements

房子是在浙江省嘉興市的北部,毗鄰蘇州,這裡是公公的老家。

我公公說,以前這裡有很多發達的水系,把稻田分割成一塊一塊,村子之間的出行全靠船,是一個傳統的魚米之鄉。現在,我們房子的南邊依然有一條大河,北部還有一大片稻田。

公公從小在這裡長大,但工作以後就很少回來,只是偶爾會回來探望一下家人,退休之後希望能回到老家養老。

Advertisements

碰巧家裡的地有一棟快倒塌的危樓,公公就和我商量,希望我可以將危樓拆除,重建一棟房子,到了過年過節的假期裡,一家七口一起搬來這兒住。

全家七口人住在一起,

Advertisements

方便照顧4位老人

宅基地的面積大約30多坪,房子造了兩層半的高度,有60多坪。

房子的外觀,看起來就像是把幾個方方正正的幾個盒子拼起來。北邊朝著大稻田,南邊用以前危房拆下來的瓦片,重新砌出了一個小院子。

Advertisements

考慮到公公婆婆的年紀越來越大,腿腳不方便,所以我們將整個一層留給了兩位老人。這裡有臥室、洗手間,和一個戶外的院子,可以滿足他們的全部起居生活。

二層是我的父母、我們夫妻和孩子的生活空間,有一個下沉式客廳、開放式書房,以及2間臥室。

我和老公是典型的80後,都是在城市裡長大的獨生子女。上有4位老人,下有孩子,沒有兄弟姐妹可以共同分擔養家的責任。

Advertisements

在城市裡分開住的時候,我們與父母之間,甚至是我們夫妻之間,都會為了生活上的小事發生爭執:逢年過節該去公婆家還是父母家?小孩該送去哪家老人照顧?

住在一起之後,這些生活裡的小矛盾就迎刃而解了。

長輩們在這裡,能重新回到他們小時候的生活狀態:跟鄰居們聊天,帶著小孫子出去看看稻田、走走菜地,春天的時候還能捕捕魚。城市裡的公寓房再大、再豪華,都無法為他們帶來這樣的體驗。

我們年輕的這一代人,也可以感受放鬆的鄉野生活,和長輩、孩子有了更加完整的相處時間。

在城市裡,我們總是忙於工作和各種應酬,有休息的日子,也總想著跟朋友出去玩,留給家人的反而是最少的時間。這棟鄉下的房子,重新給了我們家的感覺。

這種生活方式還帶來了更加實際的效果,那就是方便我們照顧年長的父母。全家人住在一起,我和老公不用兩邊跑,減輕了我們倆的不少負擔。

整個一樓都給公婆

一樓的東邊是公公婆婆的房間,由一個朝南的臥室和一個朝北的茶室組成。婆婆的腿腳不是特別好,這樣的設計能讓她的生活沒有障礙。

臥室裡的佈局跟一般家裡不一樣,特意把床放在了房間正中的位置,周圍一圈都可以走動。早上躺在床上,就看得見戶外院子裡的景色。

公公雖然退休了,可還有一些原先教學的文件要批閱。我用了一個很節省空間的方法,床背板直接做成書桌。

櫥櫃拉開後會發現有一半其實是衛生間和洗衣間,長輩們在這裡泡個澡,洗個衣服就很方便。

北邊的小茶室,給公公和他的鄉鄰老友們平時在這喝喝茶。地面墊高了之後鋪了榻榻米,長輩們在一樓活動多,想了這樣的辦法減少潮濕。

其實這個房子有一個非常大的弊端,北邊的房間與稻田之間隔著一條馬路,視野上挺受影響,於是我在茶室外砌了堵半牆做隔檔。

相應的,我把房間的窗戶做成上下兩半,下面一半通透的玻璃對著近處牆裡的日式景觀小道兒,拉開上面的格柵窗後就是遠處無際的稻田。

家裡的門,永遠對鄰居敞開

房子中央的天井,把東邊長輩們的生活空間,和西邊的公共大餐廳做了一個很好的分隔。

入口在西開間的南邊,進門就對著一個大餐廳,裡面放了一張4米長的原木大桌子,可以供一大家人吃飯、聊天、嗑瓜子,還看得見天井裡的綠意。

我是城裡長大的孩子,來這裡發現,家裡的門是永遠敞開的,鄉鄰們時不時就會走過,打聲招呼,或者短暫坐一下,聊聊天。

所以說把桌子特意做到這麼長,可以同時滿足大家一起來聚會。

連接一層和二層的,是一個半開敞的樓梯。

我用一些細細密密的拉繩取代常規的扶手牆,像豎琴的弦一樣。房子不大,這樣能讓空間顯得更通透。

兩歲的兒子覺得這個樓梯很有趣,他剛剛學會了自己爬台階,一邊爬一邊會撥著繩子玩。

我們特別考慮過這種設計的安全係數,細繩是城市裡常用的安全網的鋼絲繩,小朋友玩耍時不會掉下去。

交流全靠“喊”,

家人不該各自關在不同房間

走上樓梯以後,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個超大的下沉式客廳,4mx4m的大窗戶,把外面的稻田框成了一幅畫,常年“掛”在家裡,隨著季節變換顏色和風景。

下客廳要走過幾步高低差的台階,小朋友很喜歡在這裡爬上爬下。對我們大人來說,鄉鄰們來串門,鋪上幾個蒲團坐在這兒,聊天的氣氛特別好。

客廳的後方,再上兩個台階是書房,這個空間完全開敞,只有一道可以移動的欄杆做區隔。

我和我老公平時會在這裡寫寫字、看看書,同時還看得見在下沉式客廳玩耍的兒子。

台階之間特意留出的一道空隙


書房通向下沉式客廳的台階上,我故意留了一道空隙,讓整個家盡量不隔音。比如說,公公在一樓燒好了菜,會喊著二樓在客廳玩耍的小朋友下去吃飯。

城市裡,許多住在一個房子的家人常常關在不同的房間裡,交流還要靠發訊息。在我們家,交流全靠“喊”,這對我們來說才是家的味道。

繞過天井到東開間的南邊,是我們一家三口的臥室。從進門一直延續到窗邊的超大地台,完全滿足了小朋友喜歡攀爬的天性。

簡單放上一個常規的大床墊,也滿足了我們日常的休息需求。

北邊的臥室,留給了我的父母。房間不大,但有著面對稻田的絕好景緻。

一棟房子,串起祖孫三代的童年

房子裡裡外外的牆面,都用了灰色的矽藻泥,是一種很環保的材料。屋頂、天井的柱子、房梁,也保留了原始的水泥澆築。

起初,我想把房子的外牆全部刷白,但最終聽從了公公的建議,他希望房子的外觀能融於當地,不要太出挑。

江南的農村常會給大家一種灰灰的感覺:老房子的白牆被侵蝕以後的顏色、裸露的磚瓦、魚米之鄉常有的陰雨天……

這種灰灰的基調,是農村自然景色的一個大背景,把金燦燦的稻田,夏天的荷塘襯得鮮豔無比。

一開始鄉鄰們來串門,都會問我們:「你們是沒有裝修好嗎?」

我想體現的,是魚米之鄉裡房子最本身、最原始的樣子。但我也考慮到長輩們的居住感受,在軟裝上用了大量的暖色調木材去做調和。

造房子的時候,老房子拆下來的一些瓦片,我們保留下來,重新砌成了院子裡的一堵圍牆。

院子的圍牆

茶室的門檔


以前農村做醃菜的石頭,被我拿來作為茶室的門擋;破掉的舊船,放在院子,也成了一道景觀。

長輩們在新房子裡看到的是一些小時候的記憶,兒子在天井裡玩石頭的時候,我們會指著跟他說:「這可是你爺爺以前走過的路哦!」

我們一家三代七口人,可以整整齊齊地住在一起,全家都覺得很幸運。房子建成之後,公公家裡的親戚也會經常回來看看,家人之間的互動更多了。

家裡的大門總是敞開的,村民們常常過來聊會兒天就走了,這種“短平快”的相處方式,我們也漸漸習慣,覺得親切。

在這個小村莊裡,每一個村民自己的家是一個小小的房間,而稻田則是屬於每個人的大客廳。

文章來源:toutiao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